「最美的女人,是她看到了自己最美與最醜的樣子,但仍然自信。」

「爸爸生意失敗了,回台灣後到新家,我叫哥哥傳地址給妳了,別回錯地方。」當時的我大三,正在美國當交換生,媽媽的這通電話,斷了我留在美國完成學業的念頭。

回台灣後,站在那從小大到看著的店面兼工廠前,想著怎麼把這間店買回來,又回到住了10年的別墅,認真地看看它,很多回憶、很多情緒。從那時起,腦裡轉的都是做生意、都是創業。

2014年,美國認識的好朋友來了通電話:「嘿!我現在在做一個飾品品牌,妳要不要當我台灣的據點?我們一起努力!」電話那頭的聲音很雀躍,我什麼都沒問,只回了句「好呀!」爽快到彷彿她只是約我去吃頓飯。一個月後,她飛回台灣,我們坐在松山菸廠的湖畔邊聊著細節、編織著夢想。再2個月後,我從yahoo拍賣開始了這個小生意。好姊妹的合作關係沒過很久,就散了。

我堅持這品牌,要做自己的款式。2015年,當時中國政府實行惠台政策,大力宣揚MIT的好,商品掛上台灣的名字,在市場上就是一窩蜂搶。幸運的,透過國中同學的牽線,把我的商品拿給一群台灣老闆開會,最後決定拿我的東西到大陸展店試試。最鼎盛的時期,在中國各省一共展了6間店,後來因為種種原因,也在幾個月內全收了。後來,我回頭當起了上班族,朝九晚五、聽命行事的日子過著過著,不禁想起以前為了做生意各城市跑、字字句句的斟酌就為了把合約簽下的日子。

2019年,我開了公司,就叫女地國際有限公司:女人的地盤,只賣女人的東西,FEMIN是這公司底下第一個品牌。

現在的我,在別人眼中是個有想法、有自信的人,但其實,我從小被批評到大。上學前最常聽到的是醜、笨;而後求學成績證明了我,批評的話語變成了驕傲、自大;關於外表,還有更難聽的。接觸到家人以外的人之後,我開始從同儕和異性的眼裡和嘴中建立自己的輪廓,經歷了至少20年的時間,才有了對自己的定義,不是從別人的嘴哩,而是我認識、知道的自己。

成長過程中,我遇到不少跟我小時候一樣處境的女孩子,因為莫名其妙的批評,而看不到自己的好、自己美。台灣本就是一個審美狹隘的地方,我們的美,不應該由誰來定義,因此我想透過FEMIN傳遞一個信念「最美的女人,是她看到了自己最美與最醜的樣子,但仍然自信。」商品照的主角都是我,其實就想告訴大家,沒有鵝蛋臉、沒有大雙眼皮、沒有白嫩的肌膚、沒上過表特版、沒當過哪所學校的校花,也能呈現出一番風味的美。我可以,你也可以。

我,是Femin的創辦人Cassandra,也可以叫我Caca。謝謝您看到這,希望您也能喜歡上我們的產品。

現實是快樂與煩惱的集合,希望來到FEMIN的人,都能得到短暫片刻的快樂,並從中得到鼓舞與能量,因此我寫下了關於FEMIN的虛構故事,在逛網的時候,就離開現實一會兒吧!

FEMIN 是一家奇幻法式飾品店,位於太平洋的一個小島上。
1887年,管事便於巴黎右岸Rue du Temple 街道上設立了入口。
入口不大,很容易與它擦身而過,
但若您留神,會發現它其實白的醒目。
推開白色的大門,走上前點杯荔枝茶,請務必要是冰的。

服務生André,將引您至一扇淡米色的門前,打開此門,您將來到「Feminland」的邊境。

相傳這的女子千嬌百媚,自帶花香。
「只要看一眼Femin的女人,此生便念念不忘、魂牽夢縈」
「Femin女人的美不是俗豔、是從骨子裡散出來的氣質」
外頭的男子間這樣流傳著。

最新商品